您的位置首页  生活资讯  女性

没饭吃,就说想饭吃有何妨?,吟咏风歌书包

timg (6).jpg

  一直到72年之前,我们还住在码头大队,但母亲已经到施庄公社的小学上班了,父亲也在盐城的一家塑料厂找到了工作。那一年过年前,父母都放假回家,准备过年,母亲带着姐姐妹妹留在家里打扫卫生,我作为儿子则有资格随父亲到县城一起办年货。姐妹当然也想去,但她们知道我跟她们不一样。
  第二天一早我就随父亲出发到县城去。
  我们码头大队的北面与县城就隔一条射阳河,我们家到渡口可能就两里来远,渡口码头是我们小孩向往的地方。从我们家向东北方向看就可以看到在一马平川的大地上树立一颗直插云霄的大树,那里就是码头了。
苏北冬天的早晨,天色昏暗逆风呼啸,我和父亲一前一后成了平原上唯一移动着的黑点,还好远处的大树帮忙把天空撑起,不然我们也会被天地一色的昏黄所吞掉!
  父亲总是乐观主义者,他走在前面身体微微向北面吹来的大风前倾着,我就跟在父亲这面挡风墙的后面。脱身穿着棉袄棉裤,脚上穿了双用草绳和芦花编制的看上去毛茸茸的草棉鞋。父亲一边走一边说“摔开膀子,跟我一样,走走就会热起来的!”而对我而言根本不是哪回事。
出门时母亲要用草绳把我的袖口扎紧说这样会暖和点,父亲则一脸的不乐意说这样真像个乡下人了,我也没同意。可是走在路上才感到了问题的严重,只要两手一离开紧搂着的胸前,像父亲那样摔开来走路,寒风就会从袖口和腰间灌进身体。再加上那双重得像铁块大的像小船样的草棉鞋,人只能双手紧紧抱着一挪一挪地向前移动。
  终于到渡口了,先来的人和船夫已经都躲在船上了,没几个人的样子,等我们上船不久就渡河了。
  阜宁县城不大,沿射阳河由东向西就一条街道,最东头就是渡口的上岸处,向西路南面有粮库,物资局,供销社也有国营杂货店但都黑灯瞎火的样。路北面南的情况要好点了,先是县政府在它的东面是烈士陵园,西面没过几个门面就是汽车站,再往西就是市中心,那里有一家百货公司和影剧院,这时太阳已经升了上来风也被北面的房子挡住不少,,我就跟父亲开始逛商店,时间过得很快等采购结束走出商店肚子也已经咕咕叫了。父亲看出我的鬼点子,就带我到西头的饭店去改善伙食了。这应该说是当时比较大的饭店,叫什么国营饮食店。店门外站着几个拿着饭碗的讨饭人,他们衣衫不整,只能站在离店门远点的地方眼睛注视着进出的人员,店堂内摆着三五张八仙桌,四周围放着长板凳,食客并不多。奇怪的是,有的人狼吞虎咽的吃着,有人斯斯文文的看着碗里不多的汤水。父亲找了张没人的桌子坐下他就去到付钱点菜,在我等的当口从隔壁桌上走过来一个人,他看上去与我父亲年纪相当,衣作还算整齐,端着一个还有点汤的碗一声不吭地坐到我们对面。不一会儿父亲也回来了,我们吃的东西也送来了,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吃起来。对面的那位似乎压低着头只看自己已经没什么可吃的碗,但一看就知道他一直在想着什么!
我和父亲吃过后,就只留下一点汤水了,还没等我们离开就被坐在我们对面的那位一碗一碗地倒进他面前碗里了。他得紧张表情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昨天与友人谈论中国改革的出路问题,我坚持说明晰产权,保护产权,还财产权于民是当前最需要争取的。一个人什么都没有怎么轮得上对他的对手说“你一定要吃好,我坐在边上,没的吃,饿死也没关系的。”朋友认为还是要理清国家集体个人间的关系,否则社会公平就会受到侵害。这让我想到了小时候经历,我在想,要是坐在我们对面的那个人也这样说,他一定连最后的汤水都没有吃了!
 


 

 


 


 


 

 


 

 

没饭吃,就说想饭吃有何妨?,吟咏风歌书包


 

 

喜欢这里吗?请搜索lienjwh2014或扫码关注,有更多精彩。

 


 


 


 

 

邀  请

       欢迎有独立思考的你在文尾留言对社会热点进行点评和批评。另外,如果有想与大家分享的好文章也可以发送至289049043@qq.com。我会择优陆续刊发。目的在于,读者更有智慧去看街世界。


 

 


 

“点“阅读原文”中展现更多精彩。


 

 

学生放假带什么

       马上放假了,南方的同学给亲朋带点什么呢?具有地理标识的有机产品应该是首选。…


 

 

没饭吃,就说想饭吃有何妨?,吟咏风歌书包

 

 

没饭吃,就说想饭吃有何妨?,吟咏风歌书包

 

 

没饭吃,就说想饭吃有何妨?,吟咏风歌书包


需要者请联系:13756290614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