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生活资讯  养生

走近高铁司机 睡眠时间严格规定,须按时关闭手机,rbd-506

 

timg (4).jpg

 

张天伟正在全神贯注等待出发指令,高铁发车对时间要求很精准,必须在得到指令的同时立刻发车。

 

到达广州南站,张天伟与前来换班的司机交接。

中国春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人口迁徙。铁路运输,是这场人口迁徙的主角之一。当我们乘坐高铁返乡时,没有几个人会注意到高铁司机。但就是他们,带着我们安全抵达一个个目的地,与亲人朋友团聚。

驾驶高铁,看似简单,但专业、专门程度极高,可以说是铁路上的“飞行员”。由“运用车间”这样的铁路基层部门专门管理,其培养成本也很高,按照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广州机务段深北高铁运用车间主任曾威,这位老“机务运用”的话来说,“培养一个高铁司机,至少需要5年。”

张天伟,广州机务段广州南客运车间广深港动车指导组的一名司机,近4年里他大部分时光是在约3平方米的驾驶室中独自度过。今年春运是张天伟当上高铁司机后的第三个春运,每年他都无法在大年三十归家。今年,他做好了心理准备,,“今年春节7天都上班。”

一点也不能差,差一点也不行

今年春运的第8天,1月20日。酒精检测、上勤签到,在派班室复核列车运行等信息后,张天伟坐进了G532次列车的驾驶座里,他的一言一行不容许受到任何外界打扰,并将被随身录音笔与室内监控设备记录,接受后期检查。

行车手册展开,端放在操作台中央,他面前有5块显示屏,其中1块备用,其余显示着制动参数、通行信号等信息,用于行车控制。从中检查列车各系统与数据状况,是他的首要工作。

一切准备就绪。“预报,高五三两,深圳北站开出9点40分,现9点35分,离开还有5分钟。”而后张天伟以右手“指比”各个屏幕中的参数,通报列车数据,“8辆,8辆确定,仪表,显示正常……”动作、语言细致、标准而程式。

“高五三两司机,旅客承载完毕,请关闭车门。”车长的声音从通话器中传来。

“高五三两,正确,高五三两车长是否可以关门?”张天伟确认询问。

“高五三两司机,可以关闭车门。”信息核对后再次传来。

“左侧站台关左门。关门好了。高五三两可以关门,司机明白。”短短一句话间,张天伟确认、操作、通报一气完成。

片刻后,“滴度”一声响起,这是G532准许开行的指令信号,也意味着张天伟更得谨慎,相比于关车门,一系列更需快速反应的操作将在他随后的驾驶行程中逐一准确而稳妥地完成。

半小时后,列车到达广州南车站,司机换班,张天伟有一小段休息时间。G532行速高达300公里/小时,驾车时他必须动作敏捷、精神高度集中。张天伟说,速度缩短了天南海北的距离,也赋予高铁司机更重的责任,因此作为列车“总指挥”“一点也不能差,差一点也不行。”

离开既有线普速列车,张天伟与高铁正式结缘于2013年1月,他忘不了头一次上高铁正线的那天。那是广州至珠海段的列车,限速200公里/小时,从进入驾驶室到抵达目的地的短短60分钟里,他一直紧张得无法缓解,“手一直在抖,旁边的指导司机看到后,握着我的手才把牵引手柄稳稳地推上去,这种忐忑的状态持续了两三个月。”

为促使司机驾驶时处于最好精神状态,高铁驾驶室操作平台下设置着司机警惕装置,每隔30秒须踩一次踏板,否则会警报,而若警报后10秒内踏板还没踩下,列车便会自动紧急停车。“刚开高铁的时候,驾驶到长沙,两三个小时下来脚都要踩抽筋了,但没这东西真不行,必须适应。”张天伟说。司机工作难免疲劳,因此他每次出勤都会随身携带风油精,擦涂太阳穴以保持清醒,“无论是风油精还是红牛饮料,司机们基本都会准备此类提神的物品随身携带。”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